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此心狂野-第30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腥耍继啬嵯耄撬鹣缘媚敲葱装桶偷幕啊?br />   考特尼在沙发上坐得更直了一些。这是间只有一个卧室的小屋,她断然不肯占用玛吉的床。
  “你是谁呀,先生?”她问道,她的直截了当使他不觉一愣。他甚至看了玛吉一眼,似乎在问,这就是你那可怜的吓坏了的小姑娘?他看起来是那种长期习惯于别人对他俯首听命的人。这就是巴M的老板吗?“我是弗莱彻·斯特拉顿,哈特小姐,”他证实了这点,声音生硬得很,“我晓得你认识我的儿子,凯恩,很熟。”“不,我不认识,”考特尼一口否决。“而且如果那就是你破门而入的原因——”“你认识他叫钱多斯。”她眯起了眼睛。  “我不相信你。他提到你时直呼你的名字。如果你是他的父亲,他会说出来的,然而他并没说。”“自从米拉带他走后,凯恩便再也没叫过我父亲。”弗莱彻回答道,  “他母亲——米拉,一位一头黑发的固执的爱尔兰姑娘,她身上半点原谅人的细胞都没长。他那双眼长得跟她的一模一样。那就是我认出他的原因,当时我绝望地认为他们母子俩都死了,十年后他才露面。”考特尼惊呆了,她看了玛吉一眼,希望得到她的证实。
  “是真的,姑娘。甭昙嵘档溃耙皇撬腥ɡ勒庑乙膊换峁几耗愕男湃巍!彼哪抗庖葡蛩约旱乃帧!案ダ吵梗慊姑蝗烟野驯匦敫嫠吣愕幕八低辏推炔患按爻宓秸舛纯垂匦〗恪C皇裁辞崴苫汉偷陌旆ɡ此嫡饧隆N铱峙旅桌丫懒耍切┯胨谝黄鹕畹目坡跞艘坏烙龊?恕4庸匦〗愀嫠呶业那榭隼纯矗坪跏强骼肟舛螅厝シ⑾炙侨疾以馍焙?6幽鞘逼穑鸵恢痹谧飞蹦切└上麓耸碌陌兹恕!?那条汉子的沉着镇静一下瓦解了。那种最凄惨的痛苦在他面部显露,使他突然间看上去苍老了好多。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控制,表情更加严厉了。


  “凯恩跟你说过他母亲死了吗?”他问考特尼。
  她本来很想给他一些希望。她不清楚是为什么,可是她但愿自己能够。她奇怪干嘛这样。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是个严厉的人。上帝份上,显然连他的儿子也不喜欢他。可是仍然……
  “钱多斯从未对我提过一次他的母亲。”她照实说道,“我知道有过一场屠杀。我见过钱多斯同那些屠杀后幸存下来的人在一起,他们袭击那个农场时,我正待在那儿。那天钱多斯饶了我一命,当时差不多所有人都被杀死了。他处置那个参与对印第安人杀戮的农夫时手段惨不忍睹。不过假如他的母亲遭到强——杀害的话,我至少能理解是什么驱使他干那种事的。”她停了一会儿,接着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但是如果你是在向我询问他母亲去世的证据,那我给不出来。你得去问钱多斯。”“他在那儿?”“我不能告诉你。”“不能——还是不愿?”他问道。
  在他这种敌视的状态下,考特尼的同情心消失殆尽。“不愿。我并不认识你,斯特拉顿先生。可是我的确知道钱多斯不想见到你。考虑到那一层,我干嘛要告诉你上哪儿去找他呢?”“忠诚,是吧?”他大声吼叫,不习惯被人驳了面子,“但是让我来提醒你,年轻的女士,你是睡在谁的屋顶之下。”“说那些,我走就是!”考特尼厉声说道。她站起来,随身拽着毯子,遮住身子。
  “坐下,他妈的?”“我不!”在一阵怒气腾腾的沉默之中,玛吉轻声笑了起来。“我认为你最好改改你的策略,弗莱彻。这位姑娘一个月来一直与你的儿子为伴。他的桀骜不驯早已传染给她了——至少在同你交涉时。”弗莱彻绷脸看着玛吉。考特尼绷脸看着玛吉。一声激动的长叹,玛吉站起身来。
  “我认为,弗莱彻·斯特拉顿,像你这样一个老古怪,应该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。”玛吉严厉地说道,“难道你以前不是搞这一套吗?难道我没有听你说过不下一百次。说假如你有机会你一定重头来过吗?好啦,你也许能获得那个机会,但是就我看来,你会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。你已经犯了弥天大错。不来问这位姑娘,跟她解释,告诉她探听凯恩的情况对你有多么重要,你却反而仗势威胁她。她干嘛非得跟你说不可?她只不过在这儿过个夜——在我的屋顶之下,我得多说一句。她并不靠你什么,弗莱彻,那么她干嘛非得对你说呢?要换成我,我也不说。”说完这番话,玛吉出了小屋的门。小小的客厅内随即而来的静默颇令人不适,不好开口说一句话。考特尼又坐到沙发上,开始为自己动了脾气而感到羞惭起来。毕竟,这位就是钱多斯的父亲。而且他们双方都掌握着对方想知道的钱多斯的情况。
  “我很抱歉。”她开了口,接着又笑了,因为弗莱彻不约而同地也说出了这句话。  “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,斯特拉顿先生。你能告诉我为什么钱多斯不愿靠近这块地方吗?”“钱多斯。”他反感地嘟哝着这个名字,  “他妈的担圆黄穑呛⒆邮裁疵侄加茫褪遣挥梦腋〉哪歉觥K谡舛钦螅兴魉疾淮鹩?D憬兴裁炊夹校踔两猩四恪辽倩够峥茨阋谎邸5墙兴鳎透惶频摹!?”别要求我叫他凯恩,“考特尼坚决地说道,”对我来说他是钱多斯,简简单单就是钱多斯。“”好D2,好吧。“弗莱彻轻声嘟哝道,”不过也别要求我叫他钱多斯。“”我不会的。“考特尼莞尔一笑。
  “关于你刚才的问题,”他一边说,一边拖来一把椅子坐下,“凯恩不想让我知道他在附近,这并不使人惊奇。四年前,当他出走的时候,我派我的伙计们去追他,想把他带回来。当然,他们从来没赶上过他。他牵着他们逗乐似的追了近三个礼拜,百般捉弄他们,我认为,直到他感到厌倦之后,才甩开他们。
  “他有理由认为我会再一次想方设法将他困在这儿。那大概就是他干嘛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就在附近的原因。”“你会想方设法将他困在这儿吗?”“我他妈的担圆黄穑隙ɑ岬模备ダ吵怪崔值厮档溃安还薄僖闪恕拢屯房醋潘且凰笫帧暗没桓龇绞健U獯危一崆肭笏粝吕础N一峋×?蛩允荆樾位岽笪墓郏幌褚郧耙谎恕!?”是什么情形——以前?“”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犯错误,“弗莱彻懊悔不堪地承认,”我现在都知道错了。我一开始便把他当个小孩对待,而对科曼契人来讲,十八岁已经是成|人了。他回到这里的时候就是十八岁。我做的第二件蠢事是,我总想让他忘掉从科曼契人那里学到的一切,就是那些对他来说,同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,已经是习惯成自然的东西。是我让他惹我生气,一次又一次。他本想要我必须给他的一切,对此我无法接受。“”你说过你以为他死了十年了。那段时间他都同科曼契人生活在一起吗?“”是的,同他母亲一道。她从我身边跑掉了,知道吧。哦,我不能责怪她离我而去。我真算不得一个最忠实的丈夫。可是她不必将那孩子一块儿带走。她知道他对我是多么的重要。“”你不能指望一位母亲抛弃她的孩子。“”是的,不过两人合不来时,有其它的方式来分开嘛。本来随她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她,本来可以随她挑个地方来安置她。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能有一半时间同凯恩待一起。相反,她消声匿迹了。我一直不明白她何以能这样,直到凯恩露面。那时我才知道这么些年他们一直躲在哪儿。
  “哦,一开始还不是在躲藏。事情是,他们被基奥瓦人抓获了,又卖给了科曼契人。有个年轻的科曼契小子将他们俩都买下了。他娶了米拉,又收养了凯恩。”他摇着头。
  “凯恩跨着他那匹马闯进这里来时,肆无忌惮,那样子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印第安人:披一身鹿皮,留着他妈的担圆黄穑恢辈豢霞舻舻哪切┏け枳印N业囊桓龌锛泼豢勾蛩拐媸歉銎婕!!?考特尼完全想像得出年轻的钱多斯骑马闯进巴M时那副模样,还面对一堆生面孔的白人。不像她,他肯定毫不畏惧,甚至是目空一切。而他的父亲会是什么感觉呢?儿子回来成了个野蛮人?她看得出哪里会出麻烦了。
  突然她想起了钱多斯的那个噩梦。
  “他是叫你……嗯,'老头'吗,斯特拉顿先生?”他嘟哝着。“他只愿意这么叫我。他跟你说过那事儿?”“没有。我们赶路时他被蛇咬了。”她解释道。越来越多的事重上心头,她又来了气。“那个顽固的傻瓜竟然连向我呼救都没呼。我们闹了点别扭,你看……好吧,无论如何,那晚他同蛇毒相抗时,噩梦不断,还说了不少梦话。有一句话他说——”她停下来,不想原封不动地复述钱多斯的话。“好吧,他很反对你剪他的头发。你真的要剪吗?”弗莱彻坐立不安起来。“那是我最大的错误,是这个错把他逼走了。我们又吵了嘴,无数次中的一次,我气急败坏地命令我的手下把他关起来,割掉他那些该死的辫子。那场混战遭透了。凯恩拿他那把刀子刺伤了三个小伙子,后来锯齿才开枪将他手中的刀子击落。就是那个教他打枪的人,锯齿。不过凯恩在这儿的时候不愿意带枪,就那把刀子。简直把我气疯了,他就是不肯做个,他妈的担圆黄穑褪遣豢献龈霭兹?除了那些鹿皮,偶尔一件马甲外,他什么也不愿穿。天冷了,可能还穿一件茄克。但就那些了。不穿衬衣,虽然我给他成打成打地买。我认为他那么做是故意来气我。”“但是为什么?难道他不想待在这儿?”“一点不错。”一声长长的、心力憔悴的叹息,其中充满了悔恨。“凯恩来这儿时,我以为他要长留在这儿,我以为是他自己想来。那就是我之所以从一开始,就一直搞不懂他时时表现出敌意的原因。他从不与人打交道,甚至吃饭也单独在一边,除了有时他在牧场里累得筋疲力尽外。没有哪天他不带些肉到餐桌上,尽管他必须等天没亮便起来去打猎。他甚至不吃我他妈的担圆黄穑急傅氖澄铮腔坏舨恍小!?”劳驾,斯特拉顿先生,“考特尼打断他的话,”你不必为那个字眼不停地说对不起,那话我已耳熟能详——承你儿子的美意。“”是吗?“头一次,他露出了笑容,”他起初露面的时候,根:本连脏话也话不说,除了用科曼契话。我很高兴他在这儿还学有所获。“考特尼转了转眼珠子。上帝份上,为了这种事儿而骄傲!
  “你刚才说?”“是的,嗯,如我所说,他不与人打交道,不愿结识那些人,更别说我了。你跟他没法交谈,除非你自个儿磨破嘴皮。我想不起他哪一次先跟别人说话过。然而我十分清楚他脑子里装满了疑问,因为我从他那双眼睛里看得出来。可是他真他妈有耐性。他能等着,直到他的疑问不问自解。你瞧,只要我们能教的,他什么都想学。他也学了。一年以后,这牧场上没什么事情他不会做的。我以为那是他是选择来这儿的另一个原因。”“但他不是自择的?”“不是。尽管他没告诉过我。我不得不从玛吉那儿打听,嘻,还是在他来这儿两年以后。那时他已经对她敞开心扉了。实际上,她是唯一一个对他了解颇多的人。”“他干嘛要来这儿?”“他母亲,”弗莱彻简单地说道,  “可以说是她强迫他来的。然而事实是,他为她干什么都义无反顾。瞧,他已到了年龄,在那支科曼契人中他本可以成为一名完全独立的成员,享有做一个男人的各种权利,包括娶个老婆。我猜她考虑着趁他在那个世界安身之前,他应该来这个世界体验体验,这样日后他便没有任何后悔之事。我由衷赞叹米拉这种举动。”他对考特尼说着,更像在自言自语。“她是在为那孩子着想啊,不是为她自己。”“她曾要求他在这儿待五年。三年后他便走掉了。她希望他好好享受有钱的好处,而且不瞒你说,我有的是钱。可是他对业那椭员恰K蟾畔M嘉坏悖谧鋈魏尉龆ㄖ澳芰粲杏嗟亍5堑秸舛澳呛⒆拥乃嘉阋丫ㄐ土恕!?”同那些印第安人们相处十年之后,凯恩真成了个科曼契人,除了血统外,从哪儿看都是。他从没想过要入乡随俗。他只是在熬时间,在尽其所能地向我们这些白人学习,他肯定那样看待我们。嗯,至少他那思维还没有将知识拒之门外。谁知道呢,要是我没有对他那些他妈的当枳臃⒛训幕埃踔了挡欢ɑ岽迥甑摹!?“钱多斯不再留着辫子了。”考特尼平静地说道。
  “是吗?好吧,无论如何,那还像回事。但是他也不再有那支科曼契人了。”“不完?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